在书舍 > 其他小说 > 困在爱的城温悦然席斯年 > 第三章:我成全你!
心事重重的温悦然默默回到温家,一开门,就看到扎心的一幕。

客厅的沙发上,弱柳扶风般的温安意红着小脸歪在席斯年身上,她纤柔的小手圈着他的脖颈,整个人全然沉醉在席斯年的激烈的亲吻下。

“斯年哥哥,我好喜欢你……“”

听着那刺耳的情话,温悦然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她咬着牙,努力克制着愤怒的颤抖,声音竟异常的平静:“我回来了,你们还要继续吗?”

在她开口的一瞬间,吓得尖叫的温安意立即整个人缩成一团,怯怯地望着她,但温悦然分明能看到她眼底的嘲笑。

席斯年却像没听到似的,继续亲吻着温安意绯红的唇瓣,引得她一声娇喘。他又把她压在身下继续动作,甚至亲上了她的脖子。

透过席斯年的肩头,温悦然看到自己的妹妹,缓缓张开嘴,无声地说出几个字。

你,输,了。

温悦然终究忍不住,转过身,狠狠关上了大门,坐在台阶上默默垂泪。

席斯年,你真的要这样一遍一遍侮辱我吗?

就在这时,门开了。

温悦然抬起头,泪眼朦胧看着眼前这个看不清模样的人,嗫喏着唇,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的嗓子干得疼。

“安意发烧了,我把她接过来,你好好照顾她。”

席斯年的话如同一桶冰水,泼在她的身上,让她顿时清醒。

她无声冷笑,吞了口唾沫,这才慢慢开口:“生病了还这么有兴致,哪里需要我照顾。”

“怎么,你嫉妒?”

温悦然嘲讽地瞥了他一眼,再不言语,径自就往屋子里走。

客厅里的沙发上已经没人了,温悦然握握拳,知道席斯年肯定把人送进他房间休息了。

尽力压下心底的悲痛,她给自己倒上一杯水,痛饮起来。

“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别人亲热,你一点都不伤心吗?”

席斯年却不痛快了,凭什么同一件事下,他心痛欲绝,温悦然却跟个没事人一样。

温悦然果然不爱自己吗?

所以她能毫无愧疚地背叛自己!

席斯年越想越恨,几步就冲上去夺下她手里的水杯扔在地上,然后再温悦然惊恐的眼神中,一把将她拖到刚刚的沙发上:

“刚才你让我不尽兴,现在就补回来吧!”

温悦然不敢置信地瞪着他。

他怎么能,在和安意亲热后,又来找自己。

再也无法忍受,她想也没想,一个清脆的巴掌甩在席斯年的脸上。

顿时,席斯年的所有动作都僵住了,他阴沉着脸,眼睛里汇集的风暴让温悦然颤颤发抖。

“很好,温悦然,你敢打我?”

“脏。”她牙齿不住地打颤,还是吐出了自己想说的字。

话音刚落,席斯年先是一愣,转而狠戾地扣住她的下颌,面无表情:“你说我脏?”

“你既然碰过安意了,就别碰我!”

温悦然反驳完,就侧首不说话了。

但席斯年闻言反而嗤笑了一声:“那你要谁碰你?野男人?”

“谁碰我都比你好,你让我觉得恶心!”

被激怒的温悦然气到极点,连说话都不管不顾了。

等到她后悔起刚才的话来,席斯年已经慢条斯理地收拾好身上的衣物,视线却从没离开过温悦然一秒,就那么淡漠地盯着她。

可是温悦然知道,这是席斯年暴怒的前兆。

她的心像打鼓一起飞快的跳跃,恨不得马上逃离这个危险的男人。

然而,她脚下刚动一步,肩头就被他抓住。

紧接着,她就被席斯年粗鲁地塞进车里,他也跟这上了车,冲着司机吐出一句话:

“去长春台。”

长春台?

温悦然不敢置信地望着席斯年。

那是深城最大的销金窟,只要是有钱人,都知道那里是干什么的。

“我不去!放开我!”

温悦然无力地挣扎被席斯年轻而易举地压制,他嘴角勾着一抹残忍的笑,紧贴着她的耳朵道:

“你不是嫌我恶心,宁愿别人碰你吗,我成全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