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舍 > 其他小说 > 困在爱的城温悦然席斯年 > 第十四章:你打了我的丈夫!
这几天,深城莫名动荡起来。

先是不知从哪里来的流言,说远山集团内部机密泄露。

然后远山的董事们开始各种抛售股票,导致该公司的股票价格一叠再跌。

甚至连远山和苏氏竞争投标的土地,都被对方轻易得到。

远山有内鬼!

所有人这么认为。

而此时的温悦然却在苏景深的邀请下,学着打理他旗下的一家小公司。

当天,她还接到了苏景深共进晚餐的邀请。

下班后,苏景深就接着她来到一家看着十分雅致浪漫的法国餐厅,点了几道菜后,他又自然而然地拿起红酒要给温悦然倒上。

“我不……”

“她不喝红酒!”

突然,斜喇里出来伸出来一只手,挡在高脚杯的杯沿上。苏景深看着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席斯年,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他缓缓收回手,有些意味深长地盯着席斯年。

“真巧,席总也在这儿,不知是约了哪位佳人?”

瞧着苏景深有意无意地往他身后瞟,温悦然也忍不住看了过去,这才看到一个打扮得十分精致的女人走过来:“席总,原来你遇见苏总了。”

苏景深礼貌地和那女人握了手后,笑道:“刘总和席总是有要事相谈吧,我就不多挽留了。”

收到逐客令的席斯年将肚子里的话一下子咽了回去,对温悦然丢了句“等下不要走”,便匆匆跟那刘总去了别处。

临走前还甩给苏景深一个警告的眼神。

苏景深睬也不睬他,反而颇有些玩味地摇晃着自己杯中的红酒,慢慢跟温悦然说着话:“远山地产最近遇上了资金周转问题,想来席总今天是为这个事。”

“远山出问题了?”

温悦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快。

她知道其中肯定有苏景深的手脚,却没想到苏景深的能力如此之大。

竟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将远山整到这般地步。

见她默默思考着什么,苏景深嘴角勾起一抹嘲笑,瞬间那抹笑又消失了。

……

刚和那个刘总谈完正事的席斯年,急匆匆地就回到温悦然的位子,却只发现了悠然自得地歪在沙发上的苏景深。

“悦然呢?”

似是才发现席斯年的苏景深懒羊羊地指了指外面:“席总说的是我太太吧,回家了啊。”

“你是故意的!”席斯年龇牙咧嘴,恨不得打死眼前这个男人。

偏偏苏景深还不怕死地扬扬眉,满不在乎地道:“我就是故意的。”

席斯年抿着唇,坐在他对面:“苏景深,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做什么,席总觊觎我的妻子,还不准我这个做丈夫的护着吗?”

苏景深好笑地打量着他,这样的目光让席斯年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如果席总没有失忆的话,我想你应该记得你对悦然做了哪些事。”

听了他的话,席斯年脸色苍白,但依旧强硬:

“苏总,不管如何,我可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见苏景深没有反应,他还以为对方是气傻了。,

然而接下来他等到的却是狠狠的一拳头,顿时席斯年就感觉到有股热意顺着鼻腔滑出来,落在那天鹅绒的桌布上,十分醒目。

苏景深慢条斯理地起身,揉了揉自己的手。

“可她现在是我的妻子,我可不允许你侮辱她。”

“那你呢,”席斯年捂着鼻子也站了起来,“一个只会利用女人的小人。”

苏景深闻言耸耸肩,向窗外瞟了一眼,道:“席总,最近很忙吧,瞧你焦头烂额的。可是,这些都只是前菜,席斯年,你的女人和公司,都会是我的。”

“嘭!”

苏景深整个人瞬间歪在椅子上,削薄的唇角沁出一丝血来。

“席斯年!”

女人的声音及时制止了席斯年的下一步动作,温悦然三步并作两步走快速来到苏景深身边,小心地扶起他,一脸担忧:“景深,你没事吧!”

“没事,”苏景深摇摇头,却看向席斯年,“席总不过是恼羞成怒罢了。”

温悦然闻言顿时不忿,她就觉得刚刚景深一直催自己走肯定有事,却没想到两个人竟动起了手。

“悦然,你少听他胡说八道,先动手的还是他!”

看着露出还在流鼻血的席斯年,温悦然觉得他简直就像小学里打报告的孩子,幼稚极了。

“我不管谁先动的手,席斯年,我只知道你打了我丈夫,以后还请你远离我们的生活。还有我叫陈澜,不要温悦然。”

说完话,她再不停留,拉着苏景深便出了餐厅,扬长而去。

独剩席斯年一人在餐厅里懊恼,想着刚刚刘总的拒绝和温悦然的敌视,他突然觉得很是受挫。

默默想了许久,席斯年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是我,你查到苏家和席家的渊源了吗?”

席斯年皱着眉,使劲按着眉心,脑子里又想起苏景深说的算账。

到底是什么恩怨?

听着那边没有结果的答案,席斯年心中早有意料,像苏景深那样的人,恐怕得更仔细深入才行。

吩咐了几句话后,他挂了电话,看着手机里的一系列联系人,又开始打起电话。

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处理。

那就是急需资金周转的,远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