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舍 > 其他小说 > 困在爱的城温悦然席斯年 > 第十六章:你故意的,是不是?
远山破产了!

深城的大小杂志开始疯狂的报导这件事,连席家都日夜有记者在蹲点。

“怎么样?满意吗?”

办公室里,苏景深靠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温悦然沉默着放下杂志,心里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心情。

这都是报应。

是她为安安讨回的代价。

她这么安慰着自己,再次看向了苏景深:“苏氏不是打算在海外建立新公司吗,我想去。”

“恩?”

苏景深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叫她浑身都不舒服:“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还没有结束,”他笑道,“我说过,会让他失去所有。”

温悦然瞬间心里一沉。

她望着苏景深,对方也同样看着自己,慢慢走过来,手落在她肩头:

“对了,你的妹妹心思可不少,你可当点心。”

“什么意思?”

温悦然凝眉问道,他却再不肯多说,起身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就出了办公室。

他这番举动更让温悦然满头雾水了。

许久想不通其中关窍,她干脆懒得再想,继续埋头工作。

时间过得飞快,不一会儿就到了下班时间。

想着家里的女儿,温悦然每逢此时都是归心似箭,早早就到了地下车库。她拿出钥匙刚打开车门,不料后颈忽而一痛,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

“你醒了,姐姐。”

温悦然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一睁眼就看到温安意捏着把锋利的匕首,在自己面前比比划划。

“安意?你想做什么?”

温悦然戒备地想要后退,却发现她整个人竟被牢牢绑在一根柱子上,再看四周的环境,原是一个破旧的厂房。

温安意闻言,露出一抹天真的笑,但她分明看出那笑容中的不怀好意。

“我都已经得到斯年哥哥了,你为什么要回来?”

匕首的刀锋冰冷冷地贴在她的脸上,温悦然强忍着心慌,冷静道:“安意,我自问从小到大绝无亏待你,而你又是用什么手段来抢斯年……”

“抢?”

温安意蓦地打断她的话,笑得愈加疯狂,小脸上也渐渐浮出一丝怒气。

“到底是谁在抢,是你温悦然!你抢走我的健康,我的快乐,还有我的爱人!”

她眼角溢出一滴泪来,又回想以前的过往。

从降生的那一刻,她就身体虚弱,还落下了先天性心脏病,饱受病痛折磨。

而她温悦然却是健健康康,时常可以出去玩闹。

她呢!

必须待在房子了,安安静静地喝着药,打着针,甚至不时送到医院急救。

还有斯年哥哥,当她偷听到席伯伯说自己身子骨太差,就选了姐姐和爸爸定下婚约时,她整个人的心都碎了。

“凭什么。”

温安意委屈地蹲下身子,小声地哭喊:“凭什么你可以得到一切,而我却不能!”

“安意,这些我也不想,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姐姐,”温安意脸色忽而一变,眼角垂着泪,嘴角却挂着阴冷的笑,“你既然联合苏景深要害我,就应该想到这个结局。”

说着,她渐渐把刀移向她的脖子上,温悦然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见她终于害怕了,温安意像个小白兔似的冲她眨了眨眼:

“姐姐,你别怕,就一刀,你不会痛苦的。至于苏景深,我会让她来陪你的。”

“再见,我亲爱的姐姐。”

温悦然闭上眼,颈上立刻传来一点刺痛。

“住手!”

“嘭!”

耳边突然传来两种声音,温悦然下意识睁眼,却看到令自己震惊的一幕。

温安意倒在血泊里,胸口还在不住往外渗血,她瞪着大眼看了看赶来的人,忽而了然一笑,望向了温悦然,嘴里喃喃着什么。

“傻,傻……”

“安意!”

温悦然这才回过神,她虽然恨她,却没想到过她死啊!

这是她的妹妹啊!

“安意,你别怕,没事的,没事的。”

一个警察打扮的人立即给她松了绑,温悦然脚一软就歪在温安意身边,慌张地抱起她。

温安意嘴角一撇,落下一滴泪,冰冷的小手拉着她,艰难道:

“姐姐,我真的,讨厌你,可……”

温悦然忍不住哽咽,连连摇头:“你怎么样我都好,姐姐都原谅你,可是安意,你不要死……”

温安意却似更加着急地抓着她:“孩子,是苏,苏景深他……”

话还没说完,她终是再也支撑不住,手一松,合着眼倒在了温悦然的怀里。

一切像是暂停了一样,温悦然傻傻地看着怀里毫无生机的人儿。

连一旁席斯年安慰的声音都听不到,直到苏景深来到她身边。

她才恍然回过神,抬头看向苏景深以及他身后的警察,似哭似笑:

“你故意的,是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