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舍 > 其他小说 > 困在爱的城温悦然席斯年 > 第二十八章:心被填满了!
回到席家的路上,席斯年一路都能感受到,坐在副驾驶上的温悦然的不老实。

她时不时悄悄地打量着自己。

在被发现后又马上撇过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

殊不知自己早已把她的一举一动看在了眼里。

席斯年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又想起今天校长对自己说的话。

“我们是在游艇上救下她的,幸而我有个老朋友是脑科医生,及时救了这孩子的命。不过,毕竟伤的是大脑,所以她现在不仅失忆,智商也和小孩子似的。不过,那个朋友说过,还是有恢复的希望,只是时间问题……”

其实她活着就好。

席斯年觉得。

她即使失忆了,心里对自己还是有留恋的。

她天天去的那座塔楼,就是他们恋爱时经常去的地方。

想到这,席斯年柔和地看着温悦然,她已经睡着了。

像个孩子似的,还咬着手指。

眼看到家,席斯年好笑地停下车,将她的手拿下来,又抱起人往家里去。

“爸爸,你回来了。啊!是妈妈!”

客厅里眼尖的宁宁首先看到了他怀里的温悦然,匆匆就带着同样惊喜的茵茵跑了过来。

“爸爸,这是妈妈吗?”

还记得宋言的话的茵茵,眼里和宁宁一样充满着期待和惊喜。

席斯年第一次觉得,这座建筑了终于有了家的感觉。

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他怀里的人。

“妈妈累了,爸爸带她去休息,你们要乖乖的。”

席斯年哄了两个孩子一句,就招呼着佣人带他们上了楼,自己这边也轻轻将温悦然放在床上并盖好了被子。

瘦了。

他皱着眉,仔仔细细打量着她的每一处。

人也黑了些。

不过这都是小事。

他的手渐渐抚上她的鬓发处。

哪里,有一个圆形的疤,附近的头发也浅浅的,一看就是刚长出来不久。

席斯年觉得自己的脸湿了,伸手一摸,却是一把泪。

他抿着嘴笑,又捂着眼哭。

像个傻子似的,却一句话也不说。

席斯年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她真的回到自己身边了。

切切实实的。

再也不是午夜梦回,一睁眼就消失了。

看着床上的人儿许久,席斯年才突然想到温悦然还没有吃晚饭,怕是等会醒了要饿的。

他又赶紧去了厨房,拒绝佣人的帮助,独自下了些面条。

等回到房里时,却看到令人苦笑不得的一幕。

原是两个孩子又偷偷跑过来,一左一右地睡在温悦然身边,他们倒是睡得香,温悦然却被挤醒了,却也不敢动一分,见席斯年进来时只拿委屈巴巴的眼神望着他。

“困。”

又看了眼他碗里的面条,更加委屈了:“饿。”

席斯年忍着笑,将碗放在床头柜上,好容易将两个孩子送回了房间,回来时那碗面条已经被她吃了一半。

见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温悦然不好意思地放下筷子,将碗向他的方向推了推:“你吃。”

“我不饿。”

席斯年又将碗推了了回去,温悦然睁着眼睛迷茫着想了想,还是抵不过面条的香气,又巴拉巴拉地吃起来。

忽然,她就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脑袋。

生气地抬头,却见是席斯年,她瘪着的嘴角又恢复原状。

“这里,痛吗?”

席斯年小心地问,声音有些沙哑。

见温悦然摇了摇头,他不禁叹了口气。

怎么会不痛呢。

当初那一枪……

他都不愿意再回想起温悦然满头鲜血、人事不知的模样。

正在怅惘时,他又接到了来自宋言的电话。

“哥们,接到人了吧!”

清晰地感觉到那边得意的声音,席斯年却再没吐槽一句,而是满心的感激:“谢谢你,宋言。”

“哎呦,别那么煽情。对了,我给你找了个脑科专家,明天就来,你记得……”

听着电话那头宋言叽叽喳喳的,再看着床上心满意足地擦着嘴角的温悦然,席斯年忽然觉得,有什么把自己的心填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