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舍 > 其他小说 > 困在爱的城温悦然席斯年 > 第三十二章:温安意番外
她一直以为,从出生的时候,自己的命运就被注定了。

不能有情绪起伏。

不能奔跑和跳跃。

甚至不能出门见风。

否则,她受到的惩罚将是痛苦地躺在病床上,喝药扎针。

所以,她只能每日窝在家里,静静看着窗外。

如果说有没有陪伴着她的小伙伴,自然是有的,那是书和一只玩具熊。

当然还有她的姐姐,温悦然。

而她,叫温安意。

从名字就可以听出来的差别,一个闹腾,一个安静,哪怕出生时间只相差几分钟,性格差异就这样大,甚至是人生也开始分了叉。

她喜欢那个叫席斯年的哥哥,在她和温悦然的十岁宴会上,他那样鲜活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却不是犯病的那样疼痛。

那样神奇的感觉,她体会到一次后,就像上了瘾,再也不想戒掉。

可是不久后,她却不小心偷听到,他居然和姐姐定下了婚约。

凭什么!

只因为温悦然早出生几分钟?

只因为她是一个,病秧子?

所以她就应该失去?

她不甘心,老天对自己未免也太不公平了些!

于是,怨恨的种子自此开始悄然发芽。

这之后的每一天,她听着温悦然兴奋地告诉自己,她和斯年哥哥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温安意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那棵名叫“嫉妒”的大树的生长了。

直到她遇上了那个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

接到那个男人打来的第一通电话时,她还以为那是个诈骗的。

等挂了电话后,她才发现自己浑身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那个男人绝对深入调查了自己,她所有的心思他都一一了然,可是自己却对那个人一无所知。

她害怕了,但,也心动了。

男人说,他会帮自己得到斯年哥哥的爱。

那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

几番犹豫后,她终于点头。

因为那时,斯年哥哥就要和姐姐结婚了。

她不能再拖下去了。

看着从男人提供的地点那里买到的药粉迅速的融化,第一次做坏事的温安意手抖得不行,几乎恨不得马上丢掉手里的这杯香槟。

然而,她的姐姐对她,没有一丝的怀疑。

眼见那琥珀色的酒液缓缓滑入温悦然的喉咙,那明亮的双眼蒙上了一层薄雾,招人怜爱。那一刻,她再也待不下去,匆匆就告别了。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就算是给姐姐下了药,温悦然遇见的还是席斯年。

那么等他们醒来,自己做的这些又是什么呢?

笑话吗?

她还记得当时在那张床上,他们呻吟纾解,而她,几欲抠破了自己身上那一袭准备好的长裙。

似乎过了一生那样长,房间里的两个人终于歇下。

再没有半点犹豫,她给那个男人打了第一个电话,并要求找来几个八卦记者。

当手上已经沾满的脏污,温安意也就无所谓是不是将自己弄得更脏。

后面的局,她顺理成章地布下。

席斯年的误会,家人的不解,艳照的火上浇油,还有她迷晕席斯年做出来的假象。

果然,温悦然受到刺激,惊惶而逃。

但温安意从来没想过姐姐会出车祸,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一年。

迫于男人的威胁,也因为那糟透心的愧疚,她从没去看过她。

而席斯年也在自己的刻意讨好下,对自己越来越好。

她也渐渐有些不满足了,虽然这个男人现在属于自己,但她更想要的是和男人度过一生。

所以,温悦然必须和斯年离婚!

可是,她的美梦还没来得及编制好,很快就被一个消息打破了。

温悦然又回来了!

哪怕席斯年处处憎恶姐姐,她还是能感受到他心里那些微妙的情绪。

她更害怕了。

她不允许,也不会让任何人将席斯年从自己的身边夺走!

她决定主动出击。

然而,一步错,步步皆错。

等到她被一枪打中胸口,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时。

看着惊慌失措的姐姐,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做错了这么多。

她一心想要姐姐死。

而她的姐姐,却从没想真的要自己偿命。

都是报应。

她眼里掉出泪来。

倘若有来世,就让她来做姐姐偿还一切吧。

只是,她应该没有机会了。

温安意无声地苦笑,盯着天花板上昏沉的灯光,终是停住了最后一丝呼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