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舍 > 穿越小说 > 晋烬 > 第一章:武乡
    “永嘉世,九州空”——广州乡客村晋代古砖铭

  晋元康四年(公元294年)五月,并州,上党郡,武乡县,浊漳水畔。

  康朱皮骑着匹杂毛斑驳的马,两脚紧紧地踩在马鞍边的两个自制木蹬里,攥着柄环首刀的右手抬起,估算好距离,朝着正在自己坐骑右前方没命奔跑的那人狠狠斩下。

  但马儿很不情愿地偏开了一个角度,它可没训练过朝着活人径直冲过去这种事!康朱皮用尽全力的一刀差点劈了个空,刀口偏开目标那颗长满了脏兮兮黄头卷发的脑壳,只斩在他的肩膀上,刀借着马速砍进了肩胛骨,疼的那人大叫一声就扑倒在地。

  “喝!”康朱皮自己也不好受,这还是他第一次砍人,对于穿越前还是个学生的他来说,未免有点太“新鲜”了。

  力道掌握的很不好,刀差点卡在骨头里没拔出来,那刀可是绳子穿过刀环,再系在康朱皮手腕上以防脱手的,不听话的马还在冲,康朱皮只能略显狼狈地趴在马背上,免得没坐稳摔下去,一时间右臂肌肉已被扯的生疼。

  “练的不够,我说的是你这杂毛。”

  康朱皮嘟囔了一句,长呼了一口气,晃了晃脑袋,才把刚才冲锋时杂糅的那紧张、兴奋、愤怒和恐惧等多种情绪减轻了些许。把马缰绳一勒,免得自己坐骑冲的太远,康朱皮回身环顾,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双方五个对五个,只不过对面几个杂胡在抢劫汉人,没提防突然冲出来的康朱皮等几个人,结果刚开战就被猎弓放倒两个,剩下三个被康朱皮凌厉的突袭打懵了,这才比较轻松地结束了战斗。

  前几天康朱皮就在村里听说有杂胡在上党聚众,附近几个县城也冒出大队马匪四处抄掠的事情,康朱皮感觉不太对劲,就带上四个“亲族”借着打猎名义出村窥探究竟,结果刚走出本乡十几里就撞到五个杂胡在追杀几个明显在逃难的汉人。

  “留个活得,我要问话,别都杀了!别顾着抢了,盘陀叔,你去看看那几个中原人还有气没?”

  康朱皮看到几个同伴围着那五个或死或伤的杂胡,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带血的刀插回刀鞘,或者干脆戳到一边的地上,然后伸手乱摸战利品。

  “耽误不了事的,小帅!”长着浓密大卷胡子的康盘陀低着头应和,弓和刀都扔在一边,急匆匆地把尸体上先前抢来的铜钱、首饰往身上塞,还把手直接伸向被砍的脑浆迸裂的杂胡脑壳,去扯那耳环、鼻环和系在发辫上的铜饰。

  “小帅,给你的!一会还有!”一个穿着花纹及膝翻领袍,背着猎弓,挎着胡禄的年轻人骑马过来,笑嘻嘻地在手掌中码出五枚比轮大钱“直百五铢”和一个血迹未干的耳环,捧了上来。

  康朱皮撇了撇嘴,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唤做康乃希的便宜堂兄,这名字还是前不久康朱皮改的。康乃希是附近乡里有名的无业游侠,什么活都是浅尝辄止,本事倒是不低,刚才他射杀一个,甫一照面又拔刀砍倒一个,现在摸战利品也是最快的,腰带上的荷包都鼓鼓囊囊的。

  “这事不急,把东西收着,回去分。”康朱皮一边看向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出现,一边骑向之前被他砍倒的人:“先问话,问完话都杀了,那几个中原人谁去看看有没有气啊......嘿!”康朱皮伸出手指,大喝道:

  “米射勿!射勿盘陀!你这羊崽子,我们杀的是强盗,谁允许你去动被抢的人了!”

  远处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被康朱皮的吼叫吓了一跳,他正攥着短刀停在几具趴在河边的尸体旁,刚准备去摸挂在尸体腰间的玉佩,那是刚刚被五个杂胡抢劫的汉人,零碎细软和血撒了满地。

  米射勿在那想怎么回应,康盘陀还在用毛手摸尸,他的儿子康温汉则因为场面血腥,扑在一旁的草地上大口干呕着,引来康盘陀不住的喝骂。忍着恶心的康朱皮则来到被砍倒那人跟前,翻鞍下马,压在那杂胡脊骨上,背过双手用绳子套了一个死结,再摸走杂胡腰间的餐匕,才揪住对方脏兮兮的黄头发:

  “喂,你们好大的胆子,跑到这来抢劫,快说,你们谁挑头的,他人住哪,有多少人马。”

  晕眩、疼痛和恐慌让那杂胡眼泪鼻涕喷的到处都是,吐词也含混不清,康朱皮反反复复把刀夹在他脖子上问了几遍,才略微知道一点大概。

  “你跟着乔伏利度,他有四百儿郎,昨天在涅县和武乡县的边界东沟山驻着,今日分散进来打劫,是吗?”康朱皮复述了一遍,见那杂胡不住点头,又问:

  “你说挑头的是郝散那个雍州泸水胡儿,他到底有多少人,在哪,给个准数。”

  杂胡又叽里呱啦说了一通,说的康朱皮眉毛纠结成一团,口中喃喃着杂胡完全听不懂的“鸟语”——“从三千到三万,从西边的谷远羊头山到在打南边的潞县(上党郡城),这也太不靠谱了。”

  见康朱皮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话,杂胡有些急了,不住求饶,但翻来覆去无非是“知错了”“胡天神在上,我再不敢了”“财宝都予阿兄”“我真的不知道了”之类的话,康朱皮听的心烦,又看实在榨不出情报来,便拔出刀来,压在杂胡脖颈上用力一拉,猩红的血顷刻喷溅出来。

  康朱皮抿着嘴,把第一次杀人而导致的反胃感忍回去,刚准备把情况告诉其他四个人,就听得米射勿那边传来二声尖利的嚎叫。康朱皮赶忙去看,见米射勿刚从地上爬起来,一个留着总角,满脸是血,看上去只有十岁的小男孩正从几具尸体底下钻出来,手中攥着一根尖利的发簪,小孩两腿发颤,却对着明显比他高出一头的米射勿叫喊着:

  “把我娘的玉佩还回来!不许碰我娘!”

  米射勿刚刚还以为是诈尸,被吓的直接坐到地上,起身后才一手挥舞刀子,一手把个半圆型的玉佩往腰间塞,口中兀自叫着:“我家小帅和我救了你,你不谢我就算了,这白石头我拿回家给我阿姐,就当你给的礼了。”

  听到刚才两声喊,康盘陀父子和康也希都提着兵器拢了过来,见只是个侥幸未死的小孩,他们送了一口气,然后看着那孩童和一地还没捡完的财宝,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康乃希刚准备喝令小孩一边凉快去,就看到怒气冲冲的康朱皮提着刀鞘过来,劈头盖脸朝米射勿抽过去

  “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么,我没跟你说不许动么?我这几个月怎么教你的,信不信我......”

  米射勿立刻捂着头,在地上抱成一团:

  “小帅,阿兄,不是我,啊疼,是我,不是,是咱们阿姊上次去县城,看到中原人的玉佩漂亮,可是家里穷,买不起,我就......”

  康朱皮更气了,手上不停,咬着牙:“你这小羊崽子还敢顶嘴?吃奶时吃的蜜去哪了,嘴这么硬?还敢搬米薇姐出来压我?没有钱就可以去抢死人的么,我教你这个了么?”

  直到他被堂哥康也希和堂叔康盘陀抱住,抢下刀鞘。

  “好了,射勿还小,你打两下就行了,何必......”

  康朱皮挣了两下没挣开:“把玉佩交出来!”

  大胡子康盘陀朝米射勿使个眼色,被打的满头包的米射勿可怜巴巴地交出了玉佩。康朱皮喊了声撒手,过去劈手夺过玉佩,再大步走到小孩面前,递了过去。

  “对不住,小兄弟,来的晚了,没能早点救下你娘,这个还你,我弟不懂事,你别见怪。”

  小男孩怔怔地看着康朱皮,攥着玉佩,眼神复杂了好一会,突然扑在一旁母亲的尸体上嚎啕大哭起来。

  康朱皮站在河边,看着几具尸首的血水潺潺汇入河水,波光间显出他现在的样子。

  十六七岁的少年,身长有前世的一米七多,还算健壮,留着一头棕黄色的自然卷发,扎了个中原人式的发髻,穿了根骨簪。正中镶嵌着两颗灰蓝色大圆眼珠,眼窝深陷如洼,如一对猫头鹰的眼睛,鼻梁高耸,整个面容像并州的太行山脉高低起伏。身上穿着粗麻制的窄袖右衽短衣,下身是胡风的长裤短靴,左臂半露,上面长满了黄色的汗毛。

  康朱皮摇摇头,轻声叹了口气,自己腋下难闻的膻味又冲上了鼻子,他只好用现在只有自己能听懂的现代汉语吐槽着:

  “穿越来西晋这世道就够惨了,把一个汉人,一个至少当过好几年原汁原味汉民族主义的汉人,魂穿成一个胡人,还是五胡乱华时罄竹难书,民愤最大的羯胡,我真是不想说脏话......分管这事的神仙外星人或者妖怪,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没有把我变成冉天王时期的羯胡啊。”

  康朱皮莫名其妙穿越过来,附在一具羯胡的身上,满打满算也有半年了,刚来的时候几乎不适应到了极点。特别是这具胡人的外壳,还偏偏降生在这五胡乱华还没爆发,大晋“稳如金汤”的前夜,实在太恶心了!

  真的一开始差点恨不得自己民族主义了自己。浪费了一个月找回去的方法,以及担心一死了之也回不去,康朱皮才捏着鼻子接受了这要命的现实,开始换思路,想想如何在即将爆发的大乱中做些人事。

  参与五胡乱华,取代石勒、刘渊还有一大票想不起名字的胡人豪酋,最后裂土封王?

  干不了,告辞。

  就算干的了,什么马兹达阿胡拉亲自给予军事指导,开金大象腿,也对不起我康朱皮的良心。

  况且就算做了石勒第二,后代被冉天王、宋武帝算总账怎么办?

  扶保大晋,平定八王之乱,扫荡群胡,成为大忠臣?

  到也不是不行......但司马家的皇帝给人感觉很不好,而且康朱皮心里盘算,自己这张脸,在胡人之中都属于歧视链低端的杂胡羯胡,干的是种地放羊的活,出身实在是低了点,去洛阳呆着都费劲。

  去投大英雄祖逖、刘琨,等待天下大乱,就跟随汉家英雄起势,再建汉人王朝,青史留名?

  康朱皮想到这就头痛,不说建功立业,自己对西晋这段冷门历史的了解停留在现代人常识水平——除了几个名人和一些大事外一无所知,在这个时代干脆是两眼一抹黑,接下来只知道会八王之乱,会永嘉之变、五胡乱华,现在还是司马衷那傻子皇帝坐龙椅。至于问他,哪年会发生哪些事,康朱皮只能表示白给了。

  不说别的,祖逖和刘琨现在在哪啊?

  对康朱皮来说,就算随波逐流的活着,无非结局是被卖为奴隶,不知道死在哪里,或者某个年头,冉天王或者别的谁下一道命令,自己连汉人都化装不了,就被拖出来杀了。

  “唉唉,真是难。”康朱皮用感叹结束了抱怨。自己对郝散的了解仅限于这几个月的耳闻,以及躯壳保留的记忆,那厮是一个上党的泸水胡豪酋,听说在雍州凉州很有关系,能搞来不少西域货,又在本地的杂胡社区中很有威望,亲族扈从就几百上千户,也不了解怎么就反了,相关的风声虽然好几天前康朱皮就耳闻了,但还是没个结论。不知道这次反乱会闹多久闹多大,而没怎么准备的康朱皮肯定是被卷进来了。

  满打满算,康朱皮说是一个羯胡的小帅,可只剩下村里这几个同族的男丁,部落建制早就荡然无存,基本盘小的可怜,因为前几年做小帅的父亲带着大部分族人去雁门做生意,遭遇拓跋鲜卑捕人,父亲的商队几乎是全军覆没,连带着血本无归。

  康朱皮的躯壳为了糊口,以及不肯依附豪强做佃户农奴,坚持独立为户做自耕农,这几年为了交税交户调,还有抵劳役,把部族的田土牛马卖的十去其九,现在也就剩下五十亩贫瘠的山田,牛马各一,义姐家有头母猪和几只山羊。就这还要接济这几个吃不饱的亲族,不赶紧挣第一桶金,怕是今年冬天都过不了。

  “好了!把五个郝散的手下人头砍了,拴在马上带回去,回去就大喊,通知村长还有各小帅到胡天那聚会,今晚的三国故事不说了,说比故事还要紧的事。”通报完获得的情报后,康朱皮挥挥手,下令将尸骸斩首,康盘陀还表示异议:

  “郝散至少聚了三千之众,那乔伏利度也有四百人,咱们砍了他的人,装不知道就行,何必带人头回去生事。”

  “叔,你听我的,准没错。”

  康朱皮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言不由衷的话:

  “胡天和密特拉会保佑我们取得胜利的。”

  在康盘陀看来,自己这个堂侄去年冬天害了一场大病,村里的女巫、米射勿的姐姐米薇跳了好几天大神才救回来,回来后和变了一个人一样。不说别的,康朱皮隔几天就要在晒谷场上晚上围圈讲的故事,什么百年前的三国史,中原人的上古英雄豪杰,以前可都是闻所未闻,关键是自己这小帅侄儿居然突然开窍识字了,这可真的是神迹!

  对非常迷信,连出门都要拜路石神以免迷路的羯人康盘陀、康乃希来说,这种奇事肯定是胡天庇佑,米薇也给圣火献了油脂,观了星,用老鼠骨头占了卜,一口咬定是密特拉神庇佑的结果。因此康朱皮突然搬出这种封建迷信大帽子,两人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满口应承。

  “胡天神?密特拉?我可不信他们有什么力量,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关他们作什么?就算真有力量,从历史结局来看,这两神或者外星人也不咋地。”

  康朱皮一边把略显狰狞的杂胡人头砍下来挂在马鞍边,还注意别让刀口卷刃,一边在心中腹诽道。

  这时,那个晋人小孩儿哭完了,把他母亲的双眼合上,玉佩塞回腰间,慢慢走到康朱皮马边,看着杀母仇人的首级,对康朱皮行了一大礼:

  “谢谢。”小孩的声音还是有点哽咽。

  “客气,你还有家人么,你不能呆在这,晚上小心被狼叼走了。”康朱皮上下打量着刚刚失去母亲的男孩,一些令他烦闷的记忆涌上心头。

  小孩摇了摇头,眼眶通红“家没了,涅县也没了,都没了,都被胡人......都被那个杀了,我和爹娘跑了一宿,结果......爹娘把我压在身下,要我别出声,不要动……呜”

  “好了,”看之前对米射勿还硬气的小男孩又要哭鼻子,这事也太残酷了一点,康朱皮伸出毛手拍拍他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石燕,十一岁了。”

  哦,涅县的确有个豪族地主姓石,倒不是胡人,以前还和他们的庄子换过几次布帛,康朱皮伸出手来:

  “我,康朱皮,住在北原山下的孝贤里东河沟村,你跟我们回去。”

  “阿兄,”石燕擦了擦鼻涕“我想葬了我爹娘兄长,不知能不能请阿兄帮忙。”

  “不行。”康朱皮一口回绝:“这里太危险,有五个敌人可能一会就有十个,我们已经耽误太久了,得马上回村……”

  “可是,你刚才也说了有狼……我怕……”石燕似乎一点也不想他父母的尸骸被损害。

  康朱皮想了想,看了看日头,估计下回去的时间,便开口说道“现在葬不了,可以回去,你把遗物收拾一下,我把你父母兄长的遗体放在马上运回村处置,希望这样不会冲撞他们。”

  日头转向西,五个胡人一个汉人牵着三匹马走在河边,北原山在视线中占的面积越来越大,马上的三具尸首与五个人头的臭味也呛人的厉害。

  康乃希几个胡人之前用羯语聊着天,谈论收获与战斗的场面,不时还兴奋地比划几下,现在则开始对石燕指指点点,特别是米射勿,对刚才的事情还心中有芥蒂,投向石燕的眼神都带着愤恨,而康盘陀则大声谈论着家里的粮食存量。

  “你们想想,汉昭烈帝刘备白帝城托孤时,给后主刘禅说了什么,勿以什么?”康朱皮倒没说什么,把话题引向了前不久讲的故事。

  “勿以......什么善,什么恶……记不起来了”几个胡人大眼瞪小眼,他们的文化水平在文盲遍地的晋代也是很低的,康朱皮估计一百个羯人里找出一个会认汉字的都是运气好,至于熟悉汉人的历史文化更是痴人说梦,绝大部分人现在都没有汉名,自己同族的人汉名还是康朱皮和一个粟特人合计起来半音译半生造的结果。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就是说,再小的坏事也不要干,再小的好事也不要不做,”用汉语背出原话后,康朱皮一指石燕,换上了羯语:“更何况是救一个无辜的孩子呢?”

  “小帅你说过,刘备是个英雄,你的意思是,咱们救他也是符合英雄的要求的?”

  看着四个胡人似懂非懂,满脸好像明白了又说话迟疑的样子,康朱皮只能无奈地再次比划,换了一个羯胡更熟悉的说法:

  “这个孩子为了保护他母亲的遗骸与遗物,不惜面对我们五把刀子,这不是勇士么,你们就是这么对勇士的?”

  四个胡人这次点点头:

  “按照英雄的要求,赞许一位勇士,我们明白了。”

  又走了一会,建在山谷坡地上的东河沟村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个村不大,住着七十多户羯人,十几户晋人和十几户部落都分不清的杂胡。护村的土墙把村子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四面八方都种满了榆树,榆树与土墙间留了个狭窄的缝隙,仅供几个人并肩通过,那便是村社的大门了。

  陆续回村的农夫们看着康朱皮一行,又看到他们马上驮的“东西”,齐声叫起来,有的胆大凑过来询问,几个胆小的连忙钻进村里去,弄得场面一时有些乱。

  康朱皮只得把马都拴在村外,留米射勿和堂兄在外守候,安抚村民,告知他们只是杀了几个土匪,不必惊慌,又让康盘陀父子赶快去找村长和几个羯胡小帅,让今日农活结束后,在晒谷场的胡天神像前聚集能拿动武器的男丁,有时间还可以趁着天没黑,通知附近几个村的羯人酋帅也过来。

  康朱皮则径直穿过村中那条泥泞破烂的小路,推开一间屋子前的柴扉,侧身进去,刚关好门,一只黑毛小猪就跑过来拱康朱皮的脚,同时就有一股膻味、烟味和药味伴着女声扑面而来:

  “康朱皮,你这出尔反尔,把密特拉神的诚实视为无物的赭羯儿,你好大的胆子,你可是说只是带我弟出去打猎,你怎么敢带着他去杀马匪……”

  康朱皮头皮一麻,嘴角一歪,片开话题,声音比教训米射勿时软了好几个八度:

  “阿姐,米薇姐,帮我卜一下,要吉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