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舍 > 玄幻小说 > 一世劫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魔之眼
三个时辰之后。

修罗大帝忽然出现在了子墨三人身边。

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江雪寒,一直把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才开口道,“江雪寒,若说子墨和左翎不去贪图元气和修罗之力我还能理解,为什么你不去?”

江雪寒面对修罗大帝也是不敢有半点的吊儿郎当,他弯腰行礼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给人族找到一个希望,一个未来。”

看了看子墨,江雪寒继续道,“现在希望已经找到,我也算对人族有了交代。”

习惯性的掏了掏耳朵,江雪寒嘿嘿一笑,“至于修为么,可以这样说,我从出生开始就不喜欢修炼,我就喜欢吃喝玩乐逍遥自在,如果不是担心修为不足自己老死,我也不会修炼到这么高的境界。”

“对我来说,修为嘛,差不多就行了,我又不想去拯救天下苍生,没必要活得那么累。要不是尊者逼着,加上我也良心发现,我才不会来趟死界的浑水。”

撇了撇嘴,江雪寒这番话说得是理直气壮,似乎对于修炼很是看不上眼。

其实他说的没错,当他得知修炼到了破碎境可以拥有上万年寿命的时候,江雪寒是死活也不愿意修炼了,天天游手好闲,东游西逛,这次如果不是地神将月无涯逼着他,这会儿的江雪寒不知道在哪里逍遥自在呢。

修罗大帝脸上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你这性子,反倒是救了你自己,既然这样,闯过龙择九子阵的真正奖励就不给你了,反正你也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懒散性子。”

江雪寒一听就不乐意了,“别啊大帝,您老人家可不能这么小气,我自己不用,我回去了送给人族小辈也是不错啊,就算不给小辈,我拿出去拍卖也能卖个好价钱,赚点酒钱不是。”

他这句话一出,子墨和左翎鬼姬也是神色古怪,也就只有江雪寒会生出把大帝送的东西去拍卖了的想法。

修罗大帝更是摇头苦笑,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就把一枚玉简丢给了江雪寒,眼不见心不烦道,“拿了赶紧走,看见你我就难受。”

江雪寒拿着玉简像个市侩的小商贩,用脏兮兮的袖子擦了擦,“哎哟,好材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大帝出手,定非凡品。”

子墨一眼就看出那是一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寻常玉简,贵重的只是其中的内容罢了,江雪寒这胆子也真够大的,就连大帝都敢寒碜。

不过显然大帝不会跟他一般见识,反而很喜欢江雪寒的性子,独孤炎冥难得开玩笑道,“算你小子有眼力。”

众人皆是哈哈大笑。

江雪寒忽然想起了什么,指了指盘膝修炼的四人,他小心翼翼道,“大帝,他们四个?”

修罗大帝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可是这个笑容在子墨几人眼中却有些恐怖,“既然猜到了,为何还明知故问。”

江雪寒瞪大双眼,欲言又止,他刚才敢和大帝开个玩笑,那也是知道大帝不会在这种小事上面计较。

但是对于眼前之事,他是万万不敢开口讨价还价的。

“本尊给你们说句实话,如果不是我女儿和子墨在这里,今天你们来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修罗大帝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江雪寒冷汗直流。

“你江雪寒是个聪明人,也算是歪打正着搭上了子墨这条船,以后你们人族的未来,全在他的身上,我想你也知道怎么做。”

顿了顿,修罗大帝轻拂衣袖,“就像子墨说的,这个世界比你们想的要大得多,天狐界只不过是一个荒星罢了,等你们走出天狐界,会发现自己活了成千上万年,也仅仅是一只没有扒过井沿儿看一眼外面光景的井底之蛙罢了,人族的未来,不应该拘泥于这天狐界。”

江雪寒面色难看,他长叹一声,无奈道,“我们从一出生就认为天狐界便是世界的全部,偶尔有进入天狐界的外来人,要么失忆,要么很快失去踪影,我们也没机会去了解,所以只能寻求一个新的修炼方式来让人族不至于灭族,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们又岂会走这条路。”

“这倒也是,不过说到底本尊也是人族,自然不希望你们灭族,等天狐界事情结束,你们想要去外面看看的,便随着子墨离开吧。”

修罗大帝点了点头,给了江雪寒一个建议。

“嘿嘿,就算大帝不说,我们也会赖上这小子的,身为您的弟子,我们天狐界的人族岂会放过这一颗未来好乘凉的大树。”

江雪寒老奸巨猾,嘿嘿直笑。

他看向子墨的眼神炽热无比,吓得子墨赶忙开口道,“你这是什么眼神,等我办完事,带你们出去就是了。”

江雪寒走上前拍了拍子墨的肩膀,“说好了,可不许赖账啊!大帝可是在这里作证呢。”

子墨扯了扯嘴角,他真是怕了这江雪寒了。

忽然,子墨嘿嘿一笑,为难道,“我倒是想带着人族走出天狐界,可是我事情没办完,哎,想早点出去也没办法啊!”

江雪寒大袖一挥,豪气干云道,“不管什么事,都包在我们人族身上了!”

子墨一看计谋得逞,生怕江雪寒耍赖,猛地竖起大拇指,拍马屁道,“好,不愧是天雄魁首,那我寻找三元妖莲的事情就包在人族身上了。”

江雪寒这一会儿脑袋都扬到了天上,风轻云淡道,“小事一桩。”

还没等江雪寒享受够这种被人拍马屁的感觉呢,红豆在身后小声提醒道,“师傅,子墨要找的是...是三元妖莲。”

江雪寒眉头微皱,对于宝贝徒弟打断自己的美妙感觉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喜,“三元妖莲怎么了,三元...妖莲...”

“臭小子,这个不行,我们换一个条件。”

江雪寒猛然间想起之前子墨询问落神湖的事情,他终于知道这小子要去做什么了,他自然知道三元妖莲是什么,那可是异族的圣物。如今自己居然对于此事打了包票,让尊者知道了,非拔了自己皮不可。

这和以卵击石有何区别!

过去每次异族入侵,都只是很少的数量出现,即便如此,也是让天狐界的他们吃足了苦头。

如今子墨居然要去偷异族的圣物,想到这里江雪寒就一阵头大,这已经不是以卵击石了,这是自寻死路,还是要拉上人族的自寻死路。

子墨撇了撇嘴,假装不屑道,“刚才那种天上地下没有老子办不成事的狠劲儿呢,这就蔫儿了?”

江雪寒最受不了别人的这种眼神,说起来和晴峰有点像,他支支吾吾满脸涨红,最后硬着头皮道,“去就去,老子还怕了他们异族不成?”

子墨嘿嘿一笑,又是一根大拇指竖了起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

江雪寒啪啪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我自己说的,我自己说的...”

红豆看着师傅如此模样,双手捂脸,羞于见人。

修罗大帝对于他们的嬉闹扯了扯嘴角,没有多说什么。

看向了白长生,修罗大帝淡淡开口道,“既然已经脱离了白夜,你就恢复原来的名字吧,还叫阴长生。对于你们二人,本尊也没什么给你们的,能够一世为人,携手到老,便是最好的结果。”

阴长生和红豆向着修罗大帝同时行礼道,“多谢大帝成全!”

他们明白之前不管是阴长生脱离白夜的控制,还是红豆失去无垢之体,全是修罗大帝所为,所以内心里对于修罗大帝无比感激。

修罗大帝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了惋惜之色,“阴长生,虽然知道你心意已决,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多一句嘴,如果有一天想要继续修炼,找你师弟就行了,我将你恢复修为的方法都交给了他。”

微微叹了口气,又像是自嘲一笑,“从某方面来说,你的意志力和决心比起来我也不遑多让,只是你这样的天资,庸庸碌碌一辈子实在是有些可惜。”

阴长生神色淡然,面对修罗大帝依旧不卑不亢,“大帝的好意,在下心领了,我是一个没有大志向的人,曾经我努力修炼就是为了摆脱白夜的控制。如今梦想达成,红豆也在身边,我已不敢奢求太多,人总要懂得知足,不是么?”

修罗大帝洒然一笑,深以为然道,“就是你的这种洒脱又知足的性格,让我对你另眼相看,你放心便是,此一生你二人都不会有劫难。”

阴长生脸上露出了笑容,“如此就借大帝吉言了,说起来,我这辈子做过人,喜欢的人又正好喜欢着我,而且和修真界万古以来第一人修罗大帝谈天说地,此一生,值了!”

修罗大帝独孤炎冥看着阴长生,好似久违重逢的老朋友一般,他仰起头哈哈大笑,“出世而不入世,知足而性情洒脱,风流又活得自由自在。大善!”

“我独孤炎冥活了这么久,没有什么佩服的人,你阴长生算是第一个。”

阴长生闻言,亦是开怀大笑,毫无顾忌,也无丝毫负担。

身边红豆满脸温柔,觉得此生怎么看都看不够。

-----

修罗大帝看着子墨,眼中全是欣慰,还有一丝不舍,因为他不久之后就要消散了。-

“子墨就不必说了,我的所有东西都给了你,我也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的身上,你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子墨微微躬身,“自是如此!”

“至于左翎,以后如果没有地方去,就跟着子墨吧,左右他也不是外人,你跟着他,我也放心。”

左翎鬼姬知道自己此刻的父亲只不过是一个分身,似乎也知道了这个结局,不过当这一刻即将来临的时候,她心里全是不舍。

“爹爹...”

左翎鬼姬抱着修罗大帝的胳膊,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神色悲伤。

修罗大帝摸了摸左翎鬼姬的脑袋,安慰道,“我早就该沉睡了,只是有诸多的不舍和牵挂,这具分身才在天狐界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说起来天狐界元气溃散,我也算是罪魁祸首了,为了让这分身一直存在,我把天狐界的元气吸收了大半,倒是害苦了人族。”

江雪寒无奈摇头苦笑,他又能说什么,又敢说什么呢。

修罗大帝看了一眼早已死去的夜叉族第三王,他沉吟片刻,开口道,“异族,便是夜叉族,他们仅存的第九王必然在异族老巢之中,他的修为经过这么多年想来也进入了仙境。毕竟这个新晋的第三王,修为都已经达到了破碎境后期,除此之外,估计也会有几位天一境的修士,这便是异族如今的最高战力。”

修罗大帝一边走一边说道,“当然了,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就算有所差异,想来也相差无几。破碎境和天一境的都好说,人族的月无涯靠着手中的伪仙器都可以应付,唯有那曾经的第九王是你们无法依靠人数战胜的,不过我也为你准备好了后手,你这点不必担心。”

正好走到了夜叉族第三王的面前,修罗大帝将一颗类似于眼球的东西捡了起来,以只有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死了的天魔之眼,便不是天魔之眼了,没想到九个劫纪过去,你依旧没有放弃找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