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舍 > 其他小说 > 从民国开始的诸天 > 549、踏青
  列国第一剑客?!
  少原君说的这句话,白贵一点也不为之惊讶。红缨公子连晋的剑术在列国有着不小的名声。王宫比剑亦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项少龙打败了连晋,而他又两次击败了项少龙。那么显而易见,他的剑术是远超出红缨公子连晋的。此外,他使出那令人惊艳的一剑,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会知道,他那一剑的厉害之处。
  王宫外的众宾客都是赵国的名流。
  他们吹捧白贵,白贵就可以一夜之间成为赵国闻名的顶尖剑客。
  “少原君谬赞了。”对于少原君的示好,白贵并未倨傲。少原君家世可是一顶一的。他笑了一声,“要是少原君想要学我这一招,改日有时间的话,立就将其教给少原君。”
  “真的?”少原君诧异了一下,欣喜若狂。
  赵立是赵穆之子,非是普通剑客。他纵然眼馋白贵的剑术,可也无法强令白贵交出剑术。如今在他的示好之下,白贵愿意投桃报李,他怎么可能不为之高兴。
  “君子一诺,驷马难追。”
  白贵点头,“只不过要等到我出使魏国之后,才能教给少原君你剑术。”
  一点微末的剑技,教了也就教了。
  只不过即使他教了,他也估计,少原君学不会……。
  “魏国?我舅父就在魏国。既然立公子你要出使魏国,不若我也一同前去,算是去魏国拜见舅父了。”
  少原君沉吟一声,言道。
  他倒是对白贵出使魏国没有什么额外的看法。如他们这些贵胄子弟,只需加冠,就可在朝堂出任一定的官职。白贵在王宫献策于赵王,他亦将此幕看在眼中。既然是白贵提出的计策,为了暂安魏国之心,也为了让计划顺利,一般而言,都会让首倡者前去出使。
  “也好。有少原君相助,此行出使,一定顺利。”
  白贵赞了一句。
  少君君的舅父是信陵君。在魏国,魏王之下,便是信陵君了。有时候,信陵君的名声比魏王还要好使。少原君愿意随他一同出使,在外人眼中,确实讲会事半功倍。事实上……,他答应教少原君剑术,目的打的也是吸引少原君与他一同前去魏国。
  纵然赵王的命令可以让少原君去魏国出使。
  但……这其中也是有差别的。
  正如乌氏倮媚秦,平原君赵胜这一脉与信陵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哪会损魏国之利而肥赵国。少原君家族也有着私心。
  故此,少原君自发愿意去魏国,更能使他的计策天衣无缝。
  “你们两个,别说这么多了,误了时辰可不好了。”
  赵倩见二人越谈越是神采飞扬,没有止住话头的打算,不由上前叫停了二人。
  “倩公主说的不错,少原君,你我还是先到踏青吧。”
  白贵点头。他这时才有暇机注意到了赵倩,赵倩是一身偏向于胡服的练白色劲装,将窈窕的身姿尽皆显露无疑,惹眼至极。她左侧腰间挎着略小一些的女式长剑,右侧则绑着马鞭,看起来英姿飒爽。
  “立公子所言正是。”
  少原君也收回了谈兴,笑道。
  三人出了巨鹿侯府。
  门口已经有仆从准备好的马车了。不仅是三辆马车,还有一些衣着甲胄的王宫禁卫守卫和布衣剑手。禁卫应是赵倩带来的。余外的布衣剑手,当是平原君以前的门客。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少原君的门客一个個身材魁梧,看起来比王宫禁卫还要厉害一些。
  “立公子,侯爷让我贴身保护你。”
  正待白贵准备上马车之际,巨鹿侯为他派遣的手下也一一赶到。与少原君的门客大概类似,都是布衣打扮,腰挎长剑。总数大概二三十余人。带领之人,正是红缨公子连晋。
  “连师傅,客气了。”
  白贵上马车的动作一停,整饬衣冠对连晋施了一礼,“连师傅乃是立的剑术老师,在路上应是对立有训斥,谈不上保护。”
  他做足了姿态,捧了连晋几句。
  游侠最喜欢的就是礼贤下士的贵公子。
  连晋面色微喜,他拱手道:“不敢!公子剑技宛若天外飞仙,连晋幸得公子相助,才脱危机,况且连晋教授公子剑技也不过几日罢了。”
  他推脱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连师傅又何出此言,王宫比剑之日,若非立心念连师傅对立的日夜教导之恩,立也不会不顾礼仪,终止了剑斗……”
  白贵顺着连晋话头,往下继续说。
  纵然连晋过来只是单纯的护卫他,但他玲珑心思,亦会将其视作一场作秀的机会。
  二人又交谈数语。
  “请连师傅入立之马车。尊师重道,立不敢违逆。若连师傅都未曾坐在车中,立又有何颜面居于车内……”
  白贵让出他的马车,对连晋道。
  “立公子……”
  连晋先是惊愕,而后语气哽咽了一下。
  他被半推半就的送上了马车里面。
  “立公子真有古之君子之风……”
  “尊师让贤……”
  少原君门下的门客,以及巨鹿侯府的门客都在谈论这件事,言语中充满了对白贵所作所为的钦佩。甚至若非平原君赵胜生前对少原君的护卫有恩,他们都想投靠到白贵门下,做一个门客了。
  三辆马车去其一。
  纵然侯府还有别的马车,但现今拉出来,就难免有些破坏白贵刚刚塑造的礼贤下士形象。
  “立公子,你上我……的马车吧。”
  赵倩见到这一幕,揭开香车的布帘,对地面上的白贵说道。
  他们二人已有了婚约。
  共居一车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赵国胡服骑射,赵国的女子也性格泼辣、大胆一些,不会太过拘泥于礼节。
  “立谢过倩公主。”
  白贵先是面带犹豫一会,然后点头同意下来。
  言罢,他脚尖一点,就身若翩鸿的钻进了赵倩香车里面,和赵倩挤在了一起。这是王宫的马车,规格比普通马车略大一些,足以容纳二人。
  布帘垂落,马车碌碌而行。
  等马车驱驰了一小会,赵倩面带红晕,主动找起了话头,“想不到立公子也是个翩翩公子,礼贤下士,对红缨公子如此尊敬。”
  此时的风尚就是如此。四大公子的佳名传遍四海,不少贵族也学会了四大公子这一套。所以白贵如此举动,倒也不见得多么突兀。
  “赵国长平一战后,国势不振,我食赵禄,亦想重振我赵国旗鼓,恢复主父之时的赵国威风,连师父是卫国人……”
  白贵说起了套话。
  贵族可比一般的门客精明多。尤其是赵倩这样的王女。他礼贤下士这一套要是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说辞,难免日后会败露出马脚。若不是为了某些目的,贵族好端端的为何要礼贤下士,让自己吃苦。
  “原来是这样。”赵倩认同的点了点螓首,“我赵国经此一役,折了不少的青壮,若非赵国尚武,恐怕此刻被列国吞的连渣滓都不剩了……”
  二人谈着话,起初还没有什么。但随着赵倩的吐气呵兰,二人越挨越近,都蒙生了不少的情意。
  这情意和婚约有关。在夫妻为前提的基础上,关系突飞猛进也不算什么了。
  先秦之时,野合男女尚且数不胜数。
  更何况一对潜在的夫妻。
  “立公子……”赵倩凑到了白贵脸庞处,她在白贵身上闻到了一股馨香,这股香气让她的整个身心都欢欣雀跃了起来。
  二人纠缠到了一起。
  少倾,甘丹城外。
  马车停下。
  白贵一脸意犹未尽,而赵倩也是匆忙的里面整理着衣襟。二人虽还未曾进行敦伦之礼,但差不多能做的,在逼仄的马车中,也做了不少。
  前来踏青的,不仅赵倩、少原君、白贵三人,亦有一些王侯贵女,还有赵国王公大臣家里的少郎。只不过这些人的家世就不足以和白贵等三人相提并论了,皆是隐以三人为尊。
  “乌廷芳……”
  出了马车后,三人骑在了骏马上,忽的,走了一会,看到了打着乌家旗号的一对男女,被一些门客护卫。为首之人正是项少龙、乌廷芳。
  “也不知道这乌廷芳吃了项少龙什么迷药。一个雅夫人的面首,竟然让她看上了……,看来这乌廷芳私底下也不是什么检点之人。”
  少原君冷笑一声。
  乌廷芳的美貌,他亦看在了眼里。当然,相较于乌廷芳,他更喜欢雅夫人这种充满韵味的女子。只不过碍于他和雅夫人的关系,无法成为雅夫人的裙下之臣。故此,他看到项少龙就颇为不爽。
  赵倩面色淡然。王室女子对男女之事早就了解。她撇了撇嘴,“项少龙败于立公子之手,竟还有心思在赵国逗留。”
  项少龙是别国之人。
  按理说项少龙在赵国吃了败仗,丢了颜面后,到他国暂避风头才是常理。
  白贵没有言语。
  他倒是能猜出项少龙的一部分心思。于天下大势来看,未来列国统一于秦,而秦始皇嬴政尚在甘丹。项少龙没找到嬴政,成了奇货可居之人之前,他是不肯轻易离开的。此外,一个混混,哪会知道什么荣耻。
  “乌廷芳过来了!”
  说话间,乌廷芳亦看到了他们三人,于是策马赶来。在其后的项少龙也紧追不舍。片刻之后,乌廷芳赶了过来。
  几人的门客剑拔弩张,气氛紧张。
  巨鹿侯府和乌府的恩怨,早就是众所皆知的事情。更别说以前乌府的门客,也就是连晋,现在贴身保护白贵。乌府之人看到连晋这个叛徒,哪会有什么好脸色……。
  “连晋,乌家待你不薄,你背叛了乌家,现在成了巨鹿候的一条狗,你很得意是吧?”
  乌廷芳骑在一匹枣红马上,见到连晋后,就开口嘲讽道。
  她曾经也心慕过这个长相俊朗的红缨公子。
  连晋面色发寒,他冷声道:“乌小姐,还请你注意言辞。我在侯府中,侯爷对我委以重任,立公子视我为师,可不是一条狗。”
  “如今乌小姐这般喧嚷。”白贵也为连晋开脱道:“恐怕在乌小姐眼中,连师傅是你所说的那样,而你则是高高在上的主家。也难怪连师傅会弃暗投明,另投侯府麾下……”
  “若连师傅弃我而去,我定会心思,可是我有什么對不住連师傅的地方,而不是无端的指责於连师傅。”
  话音落下,乌廷芳面若寒霜。
  而一旁的几家门客们,都在暗暗点头。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寇仇。乌府对连晋看似挺好,可听乌廷芳此言,恐怕也只是给的荣華富贵,一点尊重也没给。这也难怪连晋去弃乌家,而转投在巨鹿侯府。
  “颠倒黑白!”
  乌廷芳气的发颤。
  她从未见过有白贵这般伶牙俐齿之人。明明是连晋背弃了乌家,可在白贵这一番话中,是乌家视连晋如犬马,所以连晋才弃暗投明。
  “乌小姐和雅夫人的面首来到这里,恐怕也不只是为了指责红缨公子的吧……”
  见乌廷芳无理取闹,赵倩策马上前一步,冷声道:“看来乌家也是越来越大胆了,本公主在此,你们尚且都敢冲撞禁卫……”
  白贵可是她的夫君。她不袒护白贵,还能袒护谁?
  “这……”乌廷芳脸色微变,“倩公主,恕廷芳无礼,不知倩公主在此,误冲了禁卫,还请公主恕罪。”
  公主和公主之间差距极大。
  赵倩是嫡公主,受赵王宠爱。况且此时的赵倩也未曾出宫,不像雅夫人赵雅一样,和王室隐约间脱离了关系。赵雅的身份更多是赵括的夫人,而非公主了。一个王妹的身份,在赵王面前也未必有多么值钱。
  “你污蔑立公子门客,又指责巨鹿候和立公子……”
  “乌小姐好大的威风。”
  赵倩挤兑道。
  白贵看到后,也不禁暗暗点头。
  养于深宫的公主,可不见得是一朵富贵花。至少赵倩不是。
  “廷芳知错!”
  乌廷芳咬牙,抬手打了自己三个巴掌,“有所不敬之处,还请倩公主谅解。”
  乌家再势大,也只是暗处的,尚不敢和赵王对着干。另外,她只是乌氏倮的孙女,说是尊贵,可也要看与谁去比。比起赵倩,她远远不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