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舍 > 其他小说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先给他疗伤!”
  庞岛,赤犬推开了弗洛伦斯伸过来的手,指向不远处一言不发的青雉,十分严肃的说道,弗洛伦斯看向了青雉,说道:
  “他的伤势已经自己控制住了,相比起来, 你更加的急切。”
  对于伤病患者,弗洛伦斯天生有着一种支配感,哪怕眼前的人是赢得了元帅之争的赤犬大将,哪怕过不了多久,这人就要成为元帅。
  作为医生,弗洛伦斯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赤犬皱起眉头,对于弗洛伦斯的反对有些不开心,正要说什么,一旁的斯凯勒却缓缓开口说道:“她是我的兵。”
  闻言,赤犬抿了抿嘴唇,最终不说话了,而没有再抗拒弗洛伦斯伸过来的手,老老实实的接受着她的检查与治疗。
  对于弗洛伦斯这种不听上级命令的海军,赤犬很不喜欢,但是谁让她是斯凯勒的兵,而他们之间很早就有过约定,赤犬哪怕当了元帅,也无权去干涉斩夜支队。
  再加上,强硬归强硬, 但是赤犬还是知道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的,弗洛伦斯此时也大体检查了一遍,说道:
  “赤犬大将, 你的肋骨严重伤害到了肺部,以及周围的肌肉与筋膜。如果你接受开刀手术的话,那么我现在就为你进行手术。
  如果你不希望开刀的话, 那么我就先进行紧急处理,回到本部之后,让罗为你治疗。”
  赤犬沉思了一下,说道:“现在就开刀吧。”
  他并不介意身上多上几条伤疤,没必要为此去多劳烦一人,弗洛伦斯点了点头,回头吩咐了几句。
  很快,医疗兵带着各种医疗器械,对这废墟般的研究室进行药液喷洒,一是为了除菌,二是用液体对周围进行吸附除尘,同时搭建了一个手术台。
  拒绝了赤犬自己爬上去的想法,弗洛伦斯指挥两人将赤犬抬上手术台,自己则是在已经更换好无菌服的医疗兵的帮助下,进行清洁、穿上无菌服,佩戴好手套。
  此时一个医疗兵,清理完赤犬面部的污渍,对开创性伤口进行简单处理之后,给他佩戴上了一個呼吸罩, 很快, 从努尔基奇那里储存的烟雾释放,被赤犬呼吸入体内。
  原本每一次呼吸都犹如受刑的赤犬,逐渐觉得身体不再疼痛,他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得到,弗洛伦斯手中手术刀在他身上划过,切开他皮肉的感觉。
  但是就是不疼,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或者说,烟雾正让他疲惫不堪的身体,快速进入睡眠状态,之所以之前没有昏迷或者睡着,纯属是太痛了。
  战国见赤犬陷入昏迷,随后走到青雉身边,蹲下身,看向面无表情,或者说...面如死灰的青雉,说道:“结果已经定下了,你下一步会怎么做?”
  他没有回避斯凯勒,也没有回避在场的众多斩夜支队海军,因为这些人都值得信任,青雉沉默了一会儿,看向自己用能力冻结的左腿,摇了摇头,说道: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或许...我不会在海军待下去了。”
  青雉说着,也看向战国,他有些愧疚,因为早在几年前,战国就说过希望由他来带领未来海军的话,但是彼时的青雉没有当真。
  如果从那个时候起,便开始准备,或许今天就不会落败,甚至...都不会有这一次的战斗。
  可是青雉并没有从战国眼中看到失望,蹲在地上的战国,此时一手撑着十分冰冷的地面,有些笨拙的坐在了地上,拍了拍手,说道:
  “是吗,那你觉得...地下世界,会是你的下一个去处吗?”
  战国没有挽留他,说实话,青雉有些小失落,但是听清战国的话语,他的眼睛也恢复了一些神采,并不是他真的想去地下世界,而是...
  战国元帅并没有打算放弃他,而且也没有强求他留在海军内部,战国见青雉似乎有些感兴趣,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说道:
  “老夫知道你不会接受在萨卡斯基当元帅的情况下,依旧履行自己作为大将的义务,但是老夫也相信,你的正义不会就此而沉沦。”
  说着,战国回头,看向此时几乎已经被完全开膛破肚的赤犬,说道:“其实在你们开始战斗之前,老夫就已经想过了。
  无论是谁获胜,恐怕都不会再愿意留在海军,但是同样,不管是萨卡斯基,还是你,都不会丢失心中的正义,甚至...今天的你,或许对于心中正义有了更深的了解。”
  说着,战国又看向了青雉,青雉并没有回答,甚至表情也没有一丝丝的变化,战国摘下自己的眼镜,一边擦拭,一边说道:
  “或许你也知道,其实老夫有着更好的方式,甚至在你们竞选的最后时刻,老夫都有着决定由谁当元帅的能力,但是老夫最后还是选择了让你们自己去决定。
  或许今天的结果不是你所想的,但他就是结果,不管是你、老夫,还是其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个结果。”
  “您想让我做什么?”
  青雉听战国讲完之后,直接问道,战国将眼镜重新戴了回去,看着青雉,说道:“老夫要你肃清整个地下世界,要么掌控,要么摧毁,一切由你决定。
  这会是老夫在离任之前,下达的最后一个任务,而任务期限不限,任务目标不限。
  你会以败者的姿态,狼狈的离开海军,甚至一辈子都无法回来,你愿意背上这一切的耻辱,继续为了海军,为了正义,而去奋斗吗?”
  听到战国严肃的话语,青雉抿紧了双唇,被烧伤的手,此时也紧握了起来,他很想拒绝,因为今天的失败,让他有些心灰意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拒绝的话语始终无法说出口,因为...
  斯凯勒此时走了过来,看向青雉,说道:“十年饮冰,难凉热血。青雉大将,恐怕战国元帅不说,你也不会放弃你甘愿舍弃生命也要坚守的正义吧?”
  “所以这一切,都在你们的计划之内吗?战国元帅、斯凯勒中将?”
  苦涩,是此时青雉唯一透露出来的态度,战国看着他的神情,沉默了许久,说道:“库赞,你是我最看好的人...”
  “但是...我输了,不是吗?”
  青雉的表情不再紧绷,痛苦、懊悔在脸上浮现,战国伸手搭在他的左肩上,没有说话,一时间,整个研究室内,就只有弗洛伦斯不断指挥的声音。
  那边的手术,并没有因为这里在泄露着一个大计划而停止,仿佛这些消息完全无法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一般。
  “洛里斯!缝合。其他人,跟我过来。”
  就在沉默间,赤犬便已经完成了手术,弗洛伦斯摘下手套、无菌服、头套,在其他人协助下穿上另一套无菌服,她看向青雉,说道:
  “青雉大将,你是准备在这里接受手术,还是返回本部后再进行?”
  弗洛伦斯的突然呼唤,让青雉的呼吸停滞了一下,他此时似乎才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同样受伤严重的躯干,以及被冻结处理的左腿,看向弗洛伦斯,说道:
  “不用了,弗洛伦斯上校。”
  弗洛伦斯皱起眉头,想说什么,但是下一刻,她的嘴巴直接张开了。
  “砰!”
  青雉举起自己的拳头,狠狠砸在了自己的左膝下方,已经恢复过来的体力,让他的拳头十分有力,他被冻结的小腿瞬间粉碎,与膝盖分离。
  “咔咔咔~”
  膝盖撕裂处,由寒冰构成的一条腿长出,踢开了那条被灼烧成焦炭,又被冰封的腿,感觉着左腿不应该存在的疼痛,青雉在众人有些诧异的目光中,扶着墙壁站起。
  青雉用寒冰凝成的左腿踩了踩地面,随后说道:“我会离开本部,但是以后的行动,由我一人决定,谁也不能够过问与命令,尤其是萨卡斯基。”
  说着,他看向了唯一还保持着平静的斯凯勒,说道:“我要夜皇部队的调度权限,然后...离开前,我想和卡普中将见一面,最后...谢谢。”
  青雉知道,自己刚刚的出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甚至就在他身边的战国都反应不过来,但是...斯凯勒反应过来了,甚至手已经搭在了剑柄上。
  但是她最终还是成全了自己。
  青雉一手捂着胸口,抿着嘴,鼻翼颤动着,弯下腰,拾起了那条断腿,说道:“对了,告诉萨卡斯基,他毁了我一条腿,我因此而离开。”
  说着,那张扭曲的脸上,硬生生挤出了一个笑容,战国此时站起身,微微颤抖的双手伸出,接过了断腿。
  他现在已经反应过来青雉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不过是...为了让任务可以更加顺利一些罢了,战国点了点头,说道:“库赞...”
  他的嘴巴不断张合,显然是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他说道:“老夫...会安排卡普与你会面,另外,斯凯勒...”
  “去德雷斯罗萨找罗西南迪,我会跟他说明的。”
  斯凯勒点了点头,应允了青雉索取的调度权限,随后,她转过身,对震惊之余,愤怒不已的弗洛伦斯说道:
  “弗洛伦斯,帮他处理一下,他必须活着,继续为正义效力。”
  说完,她看向战国与青雉,说道:“我去联系一下卡普中将,还有罗西南迪。”
  随后在弗洛伦斯对青雉的抱怨与指责声中,斯凯勒率先离开研究室,来到地面,感受这冰封千里的凌冽,她从在地面上等待的努尔基奇手中要过了电话虫。
  “怎么样了?”
  海军本部,参谋办公室内,卡普挂断了与斯凯勒的通话,此时泽法有些急切的问道,心中不断祈祷自己的学生不要出事。
  就连刚刚一直在忙碌的鹤,此时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向了一脸复杂的卡普,卡普看着两个好友,说道:
  “萨卡斯基赢了,库赞接受了战国最后的任务。”
  听到这个消息,泽法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明说两人的情况,但是...两人应该都没有出什么意外。
  卡普将电话虫放回兜里,说道:“老夫要过去一趟,你们过来吗?”
  泽法点了点头,说道:“老夫跟你过去一躺。”
  说着,两人都看向了鹤,鹤皱着眉,看了看堆积的文件,说道:“老身就不过去了,走不开,加上等到消息公布,老身恐怕会更加的忙碌。
  就帮老身带句话吧,告诉青雉,老身期待下一次见到他。”
  对于鹤的决定,卡普与泽法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两人离开鹤的办公室后,战国联系了博加特,让他准备出航。
  泽法也用电话虫跟修佐交代了一下,让他暂时管理一下新兵营,两人现身月牙港湾的时候,不少海军将他们围了起来,不断询问着对战的消息。
  “安静!!!”
  面对这些以往的学生,泽法一声怒吼,嘈杂的月牙港湾瞬间安静了下来,他眼神扫过周围的海军,说道:
  “不管由谁来当元帅,你们的责任都不会变动!现在,休假的给老夫滚回去休息!出使任务的全都给老夫滚到大海上去!”
  “是!泽法老师!”
  所有人似乎都回忆起了年轻时被泽法教训的恐怖,此时连忙敬礼离去,卡普摇了摇头,说道:“君子动手不动口。”
  泽法严肃的面容瞬间绷不住了,一脸无语的看向卡普,说道:“你是想打同僚?”
  “萨卡斯基和库赞做得,老夫做不得?!”
  卡普理直气壮的反驳道,泽法大喘气了两声,恨不得满足卡普的期许,跟他打一架,但是此时他已经看到卡普的军舰从一旁驶来月牙港湾中心。
  摇了摇头,不再和卡普啰嗦,说道:“行了,先过去吧,你跟战国马上就退役了,退役后打起来,应该没人管。”
  卡普被泽法这么一说,居然有些高兴了起来,带着笑容,一边朝着港湾走去,一边和泽法探讨怎么达到战国那个老家伙。
  反正也没有其他有营养的话题,于是泽法也性质勃发的讨论着战国的强势与弱点,帮助卡普分析着。
  哪怕军舰起航,两人也没有停下讨论,博加特听着海军英雄与海军总教官讨论着怎么打倒海军元帅,一脸的平静。
  习惯了...要是那天卡普开始忧国忧民,恐怕博加特才会一脸着急的用电话虫联系鹤,联系斯凯勒,联系罗,让他们帮忙看看自己的长官有啥毛病。
  至于现在...正常得很。
  直到军舰跨过红土大陆,来到变了模样的庞克哈萨德,两人才停止了讨论,虽然之前已经观看了庞岛变化的整个过程,但是此时,两人还是不免的无言。
  卡普与泽法尚且如此,更遑论卡普支队的其他人了,哪怕见过了再多风浪,此时看到这一幕,他们也不得不为之震撼。
  毕竟,此时距离两人开战,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距离战斗结束,也过去了大半天的时间,但是不管是喷发的火山,还是席卷的风霜,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甚至登岛之后,他们还能够看到庞岛中心部位,那两头垂死的巨兽,此时天狗躺在岩浆地面上,体表创口不断流出岩浆,但是巨大的身体,还在轻微的起伏着。
  冰鸟也差不多,虽然寒冰构成的具体,不会流血,但是所剩的那一只还未被摧毁的眼睛,此时正跟随这到来的卡普支队一行人,不断移动视线。
  “赤犬大将与青雉大将,真的是两位自然系果实能力者吗?”
  就连平时不怎么主动开口说话的博加特,此时都带着震撼与叹服说道,两头巨兽,此时就如活物一般,虽然看状态已经活不了多久了,但是...
  那种生命体才有的感觉,居然会出现在两头由自然元素构筑而成的巨兽上,实在是超过了博加特的理解,从未听说过。
  他刚刚甚至有一种错觉,其实赤犬与青雉其实是两位动物系幻兽种的果实能力者,此时躺在地上了,就是两位能力者的兽形态。
  但是远处,在另一个地方值岗的斩夜支队成员,博加特才清醒过来,或许那里才是两位大将实际所在,这两头怪兽,只不过是两人能力的显化罢了。
  “还记得顶上战争时,身化雷神的艾尼路,还有化身沙漠神的Sir...那个沙沙果实能力者吗?”
  泽法对博加特说道,刚刚差点说出了沙·克洛克达尔的名字,但是很快回想起来,克洛克达尔肯定不可能是什么“sir”才中途开口。
  而之所以有兴致跟博加特解释,那是因为,博加特曾经也是他的学生,哪有老师不愿意为学生答疑解惑的。
  听到泽法提起艾尼路与克洛克达尔,博加特点了点头,泽法见状,继续说道:“那两人,或许也是摸索到了自然系果实觉醒的路线了。
  而萨卡斯基与库赞,则是在这个地步上,继续往前迈进了一步。”
  “自然系果实的能力觉醒吗?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啊。”
  博加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着两头犹如生命体的怪兽,对于赤犬与青雉更加的敬重,毕竟赤犬大将与青雉大将,或许是已知的仅有两个将果实开发到觉醒地步的自然系果实能力者了,或许还要算上黄猿大将,但是...他又没有展示过。
  同时,博加特也开始思索起来,如果黄猿大将真的也将果实开发到了能力觉醒的地步,那么他又可以制造出什么样的怪兽?
  萨卡斯基大将代号是赤犬,能力觉醒的显化是一条岩浆巨犬,库赞大将的代号是青雉,能力觉醒显化是一只巨大的冰鸟。
  那么黄猿大将呢?一头闪光巨猿?感觉...没有什么威慑力啊。
  不过博加特很快就想到了艾尼路的雷神状态,与克洛克达尔的沙漠神状态,按照泽法老师说的,那或许也是果实能力觉醒的前兆或者道路。
  也就是说,未必是制造巨兽,也可以身化巨神,想到这里,博加特眼睛微微眯起。
  ‘我说,要有光!’
  脑海之中,也出现了一幕画面,口歪眼斜的黄猿,在一片黑暗之中,说出了这句话,然后黑暗世界便有了光的场景。
  博加特浑身抖动了一下,好家伙,这样似乎更加的...奇怪。
  胡思乱想着,博加特发现他们已经快走到斩夜支队驻扎的地方了,博加特看向努尔基奇,努尔基奇也看向了他,两人都友好的点了点头。
  努尔基奇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想着超过他,成为海军第一副官的年轻人了,一方面是努尔基奇已经做到了,另一方面...
  博加特看着模样比自己还老,就比自家长官年轻一点的努尔基奇,想着努尔基奇这些年跟着斯凯勒,或许受的难,比自己多得多了。
  要不然,为什么会老成这幅模样?
  对于在副官圈中的地位被努尔基奇赶超这件事,博加特并不嫉妒,甚至并不意外,因为努尔基奇有这个能力。
  再加上,努尔基奇追随的斯凯勒中将,正处于生涯的黄金期,而他博加特追随的卡普中将...卡普中将都要退役了。
  以卡普的地位,恐怕退役后,也依旧有着保有自己支队配套的权利,也就是说,博加特知道自己或许会跟随着退役的卡普到处浪。
  提前进入退休模式,也就没有必要想着再和努尔基奇去争了,毕竟一位优秀的副官,可不能想着“争”。
  那边,斯凯勒与战国,或许都感知到了卡普与泽法的到来,从坑洞跃出,战国看向脸上带着古怪笑容,还不断打量自己的卡普,说道:
  “卡普,斯凯勒应该跟你说过了,库赞就在下面,具体谈什么...你自己知道就行,没有义务告诉老夫。”
  “老夫也没想过告诉你。”
  卡普理所当然的说道,战国摇了摇头,不愿意置气,其实让开了路,让卡普下去。
  随后,战国看向泽法,说道:“你也过来了?”
  泽法点了点头,问道:“两人没事吧?”
  “都是一些可修复的伤,除了...”
  “除了什么?”
  “库赞丢了一条腿。”
  战国并没有说出实情,泽法闻言,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说道:“待会儿,老夫也要和库赞谈谈。”
  “最好不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